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那年,桃花一场校园故事

时间2020-09-14 来源:小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苏文可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的站台。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唯有那个名字,是在心底念了无数遍。她想自己大约是疯了,为什么会真的来到这里,对自己压抑了无数次,但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里。

  打车到了离医院最近的宾馆住下,那间房间选得真好,正可以从正门看见医院的全貌,她知道陈维格就在里面,或许是一间采光极好的办公室,有大大的办公桌,桌上装着电脑,背后是一套放资料的书柜,离办公桌大约两三米的地方还有几个沙发和茶几,是招待临时来客人用的,饮水机里面的水一直开着。可是,这都只是想像,她并不知道他的办公室是怎么样子,虽然她是那么的想知道。

  打电话给他:“我江西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在离你最近的宾馆里,要过来看看吗?”

  “你怎么会来这里?”他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她轻笑一声:“想来,就来了呗。”

  随即挂了电话,她甚至可以想象他的神情带着点惊讶和慌乱,或者还有很多的愤怒。但是他有什么资格愤怒呢?

  不一会儿,就看见陈维格的身影出现在医院门口,却是那么的悠闲散漫,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端倪,仿佛他出来见的只是一般的客户,而不是如此危险的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那么的能装呢?

  其实,或许他一直就是伪装的,连对她的爱以及当时的甜言蜜语,全都是伪装的,不然当初为什么会如此的决绝?

  二

癫痫病患者怎么治疗才好呢>   认识陈维格,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懵懂的护理学院的小女生,而他是临床系的进修生,通过他的老乡她的同学在他的宴请中认识。

  他才来她们学校进修,便通过各种关系,以开老乡会的名义,召齐了在这个学校学习的老乡,那时候的学生,有免费的吃饭和玩乐,谁不乐意啊?甚至还有几个不是老乡却来混饭的,比如她,苏文可。

  其实因为她们护理系的人去得太少,同学腼腆,硬拉着她去壮胆的。

  他的酒量实在了得,一共三十多个人,他硬是一个一个敬了过来,当与她敬酒时,问了一句:“老乡,哪里人啊!”她立刻羞红了脸。

  还是同学解的围:“不是老乡,是我的同学,特地带过来陪我,不行啊?鄂州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

  “行的行的,这么美的美女,我是求之不得啊!”这样的油腔滑调,立刻逗笑了一大群的人,尴尬也随之化解。

  她借着灯光偷偷的打量他,修长的身材,英挺的相貌,爽朗的笑声,看得她心里一阵的小鹿乱撞。那一晚上,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

  在离开的时候,他向每个人道别,轮到她时,他说:“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有空可以常出来玩。”

  她忍住心里的雀跃,有些害羞的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姓名,至今还记得他对她名字的赞叹“苏文可,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而且还显得学识丰厚,想必是个才女吧”。

  这句赞叹她记了好久,只是到后来才明白,称赞女生的名字,只不过是他猎艳儿童初期癫痫能治好吗?的一个手段而已。

  三

  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敲门声,她走到门边,竟然有一丝的恍惚,真的要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吗?

  打开门,看见了他的脸,没有笑容,眼神阴晴不定。她突然有点后悔,她害怕这样的他。

  刚关上门,他便迫不及待的吻上她,如此的猛烈,让她措手不及,略带反抗的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也开始反击,两个人就像两只小兽一般,猛烈的互相攻击,却又想将对方揉进骨子里。

  不知道吻了多久,到双方都精疲力竭,才放开对方,躺在床上喘气。

  “你不该来这里”。待到大家都稍微平静了一点,他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