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潋滟的桃花(二十一)为爱觅寻的詹飞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小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箫淼轻轻的擦了擦那微红的双眼就转过身来,微微的对那神情紧张的大鹏慢腾腾的说到:“大鹏,刚才那电话是詹飞打来的,他告诉我他不久就要回国了。”

是詹飞在考验箫淼吗?还是这箫淼在折磨着大鹏?或许这只是箫淼在故意试探着大鹏,或是箫淼她本身就想让那大鹏知道:她箫淼的心里存的依然是那詹飞,而不是这眼前的大鹏。

那长发飘飘的箫淼,站在湖边,微风拂过,树叶沙沙响,美人美景,但却没有那的。

那树叶沙沙声好似在告诉这大鹏,她箫淼心里除了对他的外,而真的就没有一丁点其他的感觉了。

那大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箫淼。

他认识箫淼吗?他真的认识箫淼吗?还是这箫淼本就不应该认识大鹏,伤害大鹏。可是,事情毕竟已经如此,那结果会怎样?( 网:www.sanwen.net )

原来,这大鹏努力了这么久,这么多年,竟还比不上詹飞的一个电话,那是还是就根本比不上那詹飞呢?

况且那詹飞回国,箫淼她真的想让大鹏他知道吗?还有那詹飞知道箫淼与大鹏之间是男女关系吗?还是这箫淼故意想让大鹏他自己知道。

而此刻的大鹏,真的很想知道这箫淼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就一改往日的温存模样,不顾一切的对箫淼嚷道:“箫淼,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

箫淼看到大鹏这样,心里也是乱的很,所以就捂着那有些发红的双眼,使劲的摇了摇头。这时,一阵疾风刮过,那长发儿童抽搐症状表现是怎么引起的飘飘的箫淼她不想说,甚至她不想解释,但或许她真的乱了,就如同那头发。

过了稍一会儿,箫淼看着那大鹏,竟不知自己怎样去跟他解释,或许此时此刻越解释就越乱。可那箫淼还是镇定的对大鹏说:“大鹏,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我心里只有这詹飞,没有你呀。我对你的感觉,只是感激,可那不叫爱。”

大鹏听了后,就像那发疯的羔羊一样,原来他大鹏从开始也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此时的大鹏竟不顾一切的拼命的摇了摇箫淼,然后就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的掴在自己脸上。

痛在脸上,那疼在谁的心里?接着,那大鹏头都不转的跑开了。

箫淼的心在痛,大鹏的心更痛,箫淼伤害了大鹏。可她是真的要伤害这善良的大鹏吗?

那稍微有几丝哭样的箫淼本想着去追那大鹏,可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真的好乱,好乱,似乎自己越解决越多余,越解决就越乱。所以那箫淼就慢慢的蹲了下来,想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

可是那微小的哭声,还是在不停的告诉着自己:这是为什么?到底这是为什么?难道,这真的就算自己在跟大鹏说分手了吗?不,她箫淼自己还没有好好跟大鹏解释,况且现在自己手里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还大鹏。

难道自己跟大鹏之间就只是因为钱吗?箫淼她自己可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呀。

那箫淼想了想,等自己情绪渐渐的稳定了,就不由的拿定了主意:等那詹飞回来,就告诉詹飞她与大鹏之间的事,然后自己就答应了大鹏……

毕竟大鹏帮助了她这么久,自己也不能亏欠他大鹏太多,太多。况且大鹏是真的这样爱她喜欢她,甚至为她发了狂,着了魔。箫淼她真的要这样做吗?箫淼癫痫病去哪治比较好?她就真的心甘情愿嫁给大鹏吗?

詹飞他就要回国了。但也许,也是老天在帮助这善良的大鹏,在成全大鹏与箫淼。

原来,那詹飞乘坐的飞机启航不久,就因为某种原因在空中遇难了。电视等各个媒体都在不停的报道着这件事情,消息扑面而来。

箫淼此时正在上班,当她听到看到这则信息时,就真的不敢去面对这件事情,立刻像那面条一样瘫痪了,正在的同事看到箫淼这样,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打量着箫淼,可再仔细看箫淼那的样子,似乎大家都明白了一些。

所以大家都想帮箫淼她确定是不是还有那仅有的一丝希望,可他们查了好久看了许久,最后得到的还是:无一还。

那原本的一丝希望就这样被抹杀了吗?箫淼哭着喊着:“老天爷,你为什么非要这样折磨我呢?”只是这声音里不知充满了有多少无耐和不甘心。

而另一边的素梅一看到这消息,也就立马来到了箫淼的公司。毕竟箫淼与素梅是闺蜜,她们的公司也离的不是很远。

那箫淼也知道,素梅一直深爱着大鹏,可不管这是什么,那却全都是爱,都是那满满的爱,都是那潋滟的桃花。素梅一看那箫淼,就跟箫淼他们公司的领导说明了情况,请了长假,然后就送箫淼回家了。

回到家中,可那箫淼一见自己的走过来,就立刻趴在自己父亲老箫的身上嘤嘤的哭了起来,真的此时好无助。

不一会儿,那大鹏得到消息也飞快的赶来了,素梅看见大鹏进来,就小声的告诉大鹏现在箫淼的情况,况且不让大鹏去提詹飞的任何事。

那大鹏也毕竟是詹飞昔日的好朋友,虽然现在他们是情敌,但大鹏还是希望詹飞好好的活着,活西宁专看癫痫病医院着跟自己来抢这箫淼。

可是,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大鹏反而感觉到自己的担子重了许多。他大鹏只是求一时的高兴呢?还是想找回那一时略长上风的感觉呢?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大鹏也许再也见不到詹飞了。

大鹏深深的不停的问着自己:他是应该高兴呢?还是无奈呢?

大鹏瞧着那憔悴的箫淼,却坚定的告诉箫淼,等自己从航空公司得到确切信息,等确定了詹飞不再回来,我们就。

也许,箫淼的一辈子也许本该大鹏来照顾着,只是这世上为何多了詹飞?既生瑜,何生亮?箫淼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一丝的表情,只是呆呆的,呆呆的,默默的……让人觉得很可怜,着实让人发狂。而此刻的大鹏呢?他又能怎样?

大鹏不由的瞟了瞟箫淼身边的素梅,这素梅此时才知道了那大鹏的本意,那就是让箫淼身边有阳光,有喜欢并爱着她的人。至于其他的有甚至没有,他大鹏不再强求,人是一个矛盾体,不是吗?

素梅看着大鹏那关爱的眼神,也就一改对大鹏的怨言。不再埋怨大鹏了,似乎此刻更感觉大鹏可爱了许多。

难道我们身边没有这种人吗?为别人发了光,散了热,而他们却丝毫不计较着。不要问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是人心,你根本就还不起。所以,素梅也同样同意大鹏的提议,毕竟那箫校长老了。箫淼身边太需要一个人照顾了。

箫淼此时真的无可奈何,只是感觉自己真的好自私。沉默着,沉默着,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箫淼在素梅的怀里低声的哭着,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不知所措。那样高傲的一个,也许从此就再也没有什么高傲的资本了。

大鹏对箫淼的爱是爱,素梅北京羊癫疯医院都有哪些对箫淼的爱也是爱,只是这爱,都好似与这无关,而更多的是照顾,是扶持。也许,有太阳的地方,就有温暖。箫淼她还的起这一切吗?

而就在此时大鹏告诉素梅他想去航空公司问下,但也许是的多疑,但也许更多的是箫淼对詹飞那深深难以割舍的爱。素梅也执意一同去,因为那素梅根本就不放心那箫淼,特别是现在的箫淼,所以也就跟了。只是那一路上箫淼哭哭啼啼的,那曾经的女汉子的性格好似一下子就没有了。

可以磨练人,可以改变人,但也可以使箫淼变的的这样似乎不惊一催,不惊一碰。那大鹏呢?他非要这样做吗?似乎近段的大鹏也在悄悄的发生着改变,发生着变化。箫淼对詹飞的爱,他大鹏看在眼里,但痛在谁的心里吗?

但大鹏还是不由望了望素梅,原来,那素梅才是最适合自己的。素梅也看到了大鹏,所以他们也许早就心领神会了。但只可惜,现在的箫淼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他身为一个男人,怎能此时再去伤害箫淼呢。

箫淼他们到了航空公司,就不停四处问着打听着,但那里的工作人员却只是无奈的告诉那箫淼:无人生还。

只是,他们说,今早那詹飞的亲属老来,走时有一妇人说一个东西要交给一个前来寻找詹飞的女孩。所以,他们就向箫淼要了有关证件。并对那箫淼说,那妇人还要让箫淼看了后就撕了它,然后让她重新开始新的,忘了过去,忘了那照片上的男孩詹飞。

原来,那是詹飞的父亲与已经来过了,只是不已,当就被倩儿又送到了美国,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原来那是詹飞的相片,那是詹飞在美国对着她们小时的合影作亲嘴状时的一张合影。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