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小时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小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80后的同事曾说,小时候能在“六一”时吃上一个肯德基的汉堡已是很知足了,可70后们集体表示,小时候还没有肯德基的影子呢!尽管单一、物质匮乏,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我们小时候的指数好像并不低。

出生于70年代中期的我,小时候是在一栋筒子楼里长大的,当时整个家属院里有相同的五栋楼。左邻右舍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日久天长后,即使大人们彼此不太熟悉,通过之间的连接,大家也都相互亲近了许多。

中,大多数都要上班,这样,白天在家就能顺便带孩子了,于是,我就成了宅在家里、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的“小尾巴”。偶尔也会去一趟工厂的托儿所,跟两个老阿姨和几个小们热闹一下。

那时,大院里有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她的远在新疆,平时跟着爷爷生活在北方小城。他们祖籍江西兴国,因地域差异,时常听她的爷爷说起的孩子抽搐口吐白沫一些旧事,倒也颇为新鲜。每天上午,等大人们都上班走了,我就会去找她,我们俩一起说笑、一起玩闹、一起开火车、过家家……因为略大她一些,我总是喜欢当“姐姐”,甚至是“”,指挥着她做我的小跟班。

下午,等到院子里大些的孩子们放学后,我就又成了大孩子们的小随从,跟在他们的后面,乱跑乱串。那时候,大人们下班后都要准备做饭,要忙着做家务,根本无暇顾及孩子,于是,各家各户就都不锁门,以便于孩子们自娱自乐。这要是放在今天,显然是件太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时,有个叫“小虎”的孩子王,年龄略大,也是所有孩子当中家境最好的。有一次,大家跑到他家时,“小虎”神秘兮兮地拿出了一个大大的白色塑料瓶子,拧开盖子,先让小伙伴们轮流闻了一圈儿;然后大模大样地告诉我们这东西有多美味;最后,他很大度地让每人都尝了一小口。“真甜耶!”大家一河南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哄而散。这便是那个年代里特有的时兴货——麦乳精。后来没过多久,也专门给我买了一瓶,兴奋之余的我独自凑到瓶口使劲闻,也闻不出最初那个香甜的味道了。( 网:www.sanwen.net )

物质匮乏年代的记忆很多是与“温饱”相连的。小时候,许多东西都需要凭粮票购买,由于每月每户定额供应肉蛋,孩子们又都处于长身体的关键期,于是大人们就各自施展“诀窍”,深挖潜力,我家也紧跟着三邻四舍的脚步开始了养鸡生涯。最鼎盛的时期,一共养着九只鸡,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拾七八个新鲜的鸡蛋,而我则很主动担负起喂鸡的重任。

每天下午,我都要给大鸡小鸡们切菜、煮米。青菜,不用切的很小即可派上用场,跟鸡饲料搅拌均匀后,主要是天津治疗癫痫哪里好大鸡们的口粮;小米,主要是过期之后的陈米,要煮成半生半熟的火候,供给小鸡们享用。由于满怀好奇,偶尔我会趁着大人们不防备,偷偷地尝上几口这半生不熟的鸡食。因为不熟,按理说是不能吃的,但奇怪的是,当年的我竟然一直觉得这个要比熟饭的味道还好。

父亲领着我和姐姐第一次吃冰淇淋,因为对食用时的红色小勺子不释手,带回家后,居然保留了很长时间;母亲给上夜班的姐姐第一次买方便面,盯着外包装袋上的图案,眼馋地嚷嚷着要共享……小时候,并不富裕的生活中,也未曾缺少欢声笑语。多年以后,跟儿子讲起自己的往事,还会有甜甜的回味。

回首儿时记忆中,唯一遗憾的是相伴了很多年的一个布娃娃,在辗转搬过几次家之后,被弄丢了,以至于现如今再给孩子们讲述当年玩具的模样时,都没了参照物。

对于七八十年代的孩子们来说,像样的山西有没有癫痫专治医院玩具少的可怜。那时,常常会跟姐姐争抢一个已经玩了挺长时间的旧娃娃,后来,父亲趁着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又买来了一个新的。许多年以后,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眼见到“她”时的兴奋与激动:圆圆的脑袋、红红的脸蛋、黑黑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头顶可爱的小花帽、身穿五彩的大花衣,不仅漂亮迷人,还特别逼真:能哭、能叫、能闭眼睛,能坐、能立、能拥入怀中。总之,在幼年的我眼中,她已经很完美,足以能跟后来的芭比娃娃们相媲美。日后,这个可人的布娃娃不仅成了自己的又一个新玩伴,还开启了我“脑洞大开”的创新之路,时常会把家里做衣服剩下的碎布头拼接成她的小花衣,自己创意、自己设计、自己缝制,尽管笨手笨脚地很吃力,却一直乐此不疲。

小时候的玩伴、小时候的趣事、小时候的一幕幕,每浮现一次,便陶醉一次……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