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冬天的雪在哪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小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天的在哪?“但觉衾绸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的雪,在庭院之内;“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的雪,在天上;“独坐寒人欲倦,迢迢,断更残倍”的雪,在心上……

——题记

这几天,仔细看了几位高手写的[合奏]《的雪在哪》,让我非常。你看:素的冬天的雪,在雪儿拿着这张同学录里;醉人秋色的冬天的雪,在对年幼无知贪玩而感到愧疚和不安里;琴心画舞的冬天的雪,在若雪和云龙的眼里,在他们的心里,在他们的里;云龙天的冬天的雪,在的里;月下的清辉的冬天的雪,在老舅的迷茫而里;燕语千千的冬天的雪,在与亲离死别的画面里;曾为枯叶的冬天的雪,在爱的无期里……那一篇篇,给人带来的是一个个感人的真实故事,那一场场雪,是作者笔下的雪的洁白,又是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俗语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果然如此。1964年的八月十五是阴天,1965年的正月十五就下起了大雪。也许是天公造化,应验了“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这句俗语吧!

那年,从正月十四早晨开始下雪,一直下到正月十五。正月十四的早晨,怀孕十个月即将分娩的把四个姐姐送到了姑姑家,跟大我四岁的表哥一起玩,家里只有姑姑在陪着。谁知这位表哥竟然成了我一生世界上的结。

母亲跟姑姑一直不合,姑姑来陪母亲是受了在监狱的之托。母亲对善良且漂亮的姑姑说:“看来今天躲不了,这今天就会生,是伴着雪来的。哎,如果这老五再是个丫头,就不能要了,扔了,我跟你王婶都说好了,一会她来。有了四个丫头了,再来一个,本来就穷的日子怎么过?你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网:www.sanwen.net )

善良的姑姑说:“嫂子,一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不差这一个,留下吧!”

母亲生气了,用手指着姑姑说:“你说的轻巧,生下来,留下了,你给她奶喝啊?你齐齐哈尔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比较好给那四个丫头片子买包米面吃啊?你哥在监狱呢,让你我咋整?”

一直胆小不敢跟母亲顶嘴的姑姑急了,大声跟母亲说:“你……你重男轻女,生个小子,你留下,就有奶吃了?那四个丫头就有包米面吃了?你如果把这个孩子扔了,我哥回来饶不了你,老天爷也会惩罚你……”

姑姑生气走了,屋子里只留下母亲自己了。不一会儿,母亲早就约好的王嫂来到家里,给母亲接生。并且说好:生了丫头,由王嫂包好直接就抱走。上午9点,在母亲一阵阵腹痛后我来到了这个并不欢迎我的人世间。

世事难料,人海茫茫,怎承受这风来雨往泪成行。王嫂用事先早就预备好的一条小白被把我包好后,让母亲看了最后一眼,便抱着我走进了正月十四的大雪纷飞之中。也许没吃过一口母亲的奶的我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不速之客,一路在白色的小被里没有哭声,没有挣扎。王嫂狠心地把我扔在了离家十里地以外的垃圾堆边。不知过了多久,襁褓中的我因有了身体冰冷的知觉而哭了起来,在我呼喊着“救命”的哭中,我被出门倒垃圾的养父拣到并抱回家。从此,我是养家的宝贝。

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我是个小城市大杂院里的穷孩子,过的是底层百姓的穷日子。说起过年,说到正月十四过生日,我的眼前出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早晨起来,爸会给我煮上两个鸡蛋,并为我扒好皮说:“宝贝儿,生日!吃鸡蛋喽!宝贝儿,吃了鸡蛋,坏运气就滚蛋了,好运气就来了。”之后,妈妈会在我的额头亲上一口。我也会撒娇的搂着的脖子,在他们的额头或者脸颊上用力地亲一口。那时的感觉,真是极了。那个年代,鸡蛋可是当时的奢侈品啊!过生日吃煮鸡蛋,只是我中的一件事。在我儿时的生活里,我享受了其他人家的孩子享受不到的爱,父母对我视如掌上明珠,百般呵护,千般宠爱,我是父母和爷爷的宠儿。

生日的第二天,便是“正月十五雪打灯”的好日子,元宵节是团圆的日子,而在我幼小的里,却对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和祈求。小时候,爷爷非常喜欢我,教我偷偷的看当时被批为“四旧”的《聊斋志异》、《红楼梦》、《封神榜》。从那颠痫病由什么引起的时起就背下了“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的。一直到我长大成人后,养父母对我一直是精心呵护,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所以,至今在我心里我对父母的,是任何人也替代和取代不了的。

在我长大后的里,儿时的情景是苦难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哪个家庭都有3、4个孩子,甚至更多,而家中只有一个孩子的,自然就会有邻居们的闲言碎语。所以,从小就听邻居家的孩子们说我是“要的”。记得有一年冬天,也是下着雪,几个邻居家的男孩子在街上抽着冰猴,也叫陀螺。边抽边用棉袄袖子抹着冻得淌出来的鼻涕。子们在青砖墁地的院子里奋力地用脚尖勾皮筋,嘴里大声地念着什么跳皮筋的唱词。不知趣的我凑过去说:“带我一个,咱们一起玩,行吗?”

其中一对姐弟说:“不带你,你是要的。你妈你爸不是亲的,你是捡来的野孩子……”

听到这里,我哭了,低下头无语地走了却没有回家。独自在家的附近逛了一圈后,自我感觉妈妈看不了我哭的了样子的时候,才回到了家里。进屋后,爸爸问我:“这么早就回来啦,怎么不和他们玩了?”

我脸上笑着说:“怪冷的,不玩了。帮您和妈妈干点活,就业了。”多少次这样不知为什么骗过父母,不提及这件事。后来,在邻居有嘴里知道了我的身世,我对养父母更敬重了,如果没有养父母,就没有了我的。在我的心里,我养父母的位置是在我的生身父母之上的。因为自己的身世,不会唱歌的我,在八十年代出,努力学会了《酒干偿卖无》这首对我而言有象征意义的歌:“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风和雨。没有天那有地,没有地那有家,没有家那有你,没有你那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高中毕业后,在老师的生日聚会上,师娘给我引见了老师的高我三届的得意门生——他。我的初恋就这样开始了。一年的相处,可谓情投意合。当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在他母亲的言谈中,我听到他们说到舅舅家有一个抛弃的女孩的事,心南京哪里治疗癫痫好里触动非常大。也许是自己早已知道身世过于敏感的缘故,也许是读过太多遍“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的缘故,也许是当时看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的缘故,我怀疑我们会不会有血缘关系?不久,我们见面,我说出了自己的身世,也问及他。后来,事实告诉我:他——就是我的表哥。

这个事实得到确认后,我的初恋因为对方是我的表哥终止,我到了命运对人的会捉弄。不久,我离开了吉林,去大连学习三年,之后又去锦州。想用逃避的办法,忘掉这些。然而,越想忘掉的事情,越是难忘。经过了几年的逃避,他成了我情感世界里的精神寄托。因为母亲有病,我从锦州调回吉林工作。将旧事尘封心底,一切正常前行。想平静下来的心,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7年农历七月初,表哥因脑出血,抢救无效,于七月十三离开人世。在他醒来的时候,他深情地望着我,握着我的手说:“一切都过去了,别恨了,好吗?我替舅妈向你说声‘对不起!’”我苦笑着答应了他。送他上路的那天,看着殡仪馆上空飘渺的青烟,我轻轻地吟到:“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你就这样走了,带着我的深爱,永远的走了,却给我留下了永远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1988年,母亲临危的时候,把我身世的真情告诉了我。并拉着我的手说:“好好照顾你爸,从小把你拉扯大不容易。”我对妈妈说:“妈,放心吧,我知道。而且我的身世我早就知道了,无论怎样,您和爸爸是我永远的亲人……”我没有辜负母亲,没有让母亲失望,一直陪伴着父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在父亲临终时,对我说:“你的身世你妈在走的时候都告诉你了,认回你的亲生父母吧,毕竟给了你生命。对他们多尽一些道,不要留下遗憾,要学会……”我流着泪答应了父亲,并按照父亲说的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1999年,生父患直肠癌病重,唯一的愿望是在临终前能看一眼他的五儿。于是,姐姐们千寻万找,找到了已为人母的我。我回到家里看到父母,感觉是那么冷漠。看着父亲病入膏肓的苦痛和不久于人世的满面沧桑,我的心很痛。这就是我30多年来从未见过的亲生父亲。在与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效果好生父母面对面坐着的时候,我事先想好的话,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大脑一片空白。于是,我含着眼泪在父亲的小茶几上放的本子上写道:你无怨的生,我无忧无虑的长。养父母三十年含辛茹苦,与你是三十年骨肉情长,如今换来的是两眼泪茫茫……

生父看到我写下的文字的第二天,便与世长辞了。我感觉苦痛的同时,也有一丝的欣慰,毕竟在父亲的有生之年,父亲看到了被母亲扔了的我。如今,抛弃我的母亲也于三个月前去世了,在母亲去世前,我在病榻前尽了女儿之孝。母亲临终时的一句“对不起”,彻底融化了我心头堆积了几十年的冰雪冷漠。如今,已过不惑快到半百的我,经常唱那首《感恩的心》: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我也时常用文字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可以也不能让心头的雪永远堆积起来,不见阳光,不去融化。让心里的冰雪融化,这个世界再冷,也会感觉到温暖,感觉到阳光是那么灿烂。

冬天的雪在哪?我告诉你:现在,我窗外又在下起了小雪。雪花从一望无际的天空轻轻飘落下来,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我也和们一样在问:冬天的雪在哪?我告诉自己:“但觉衾绸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的雪,在庭院之内;“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的雪,在天上;“独坐夜寒人欲倦,迢迢,梦断更残倍寂寥”的雪,在人的心上。记得电视剧《千山暮雪》的主题歌中唱道:在变,谁能打造永远?纵然我在心里天天呼唤千万遍,我知道幸福只是虚构的一瞬间。我也明白一切全是云烟,回头心上已暮雪……

雪在哪?季节变化,冬天的雪顺其自然的到来是正常的,只要我们的心里没有雪的堆积,就是幸福的。你看自然界窗外的雪,一片片晶莹如玉,一朵朵洁白无暇,给你和我带来的是洁白中的幽雅恬静,般的晶莹剔透的的世界。置身于这样的自然景观中,感受着雪的洁白、朴素,更愿自己做那样的人,把自己的生命无私地奉献给世界万物,用感恩的心来对待万物,不是快乐和幸福的么!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